木在水水在流

给自己立个flag.
我再写玻璃渣,就把自己弄死。
不行了心脏痛痛的,再也不敢写玻璃渣了。

算是负能吧。

大概又是回归了之前那种高压高强度的状态。
想写戏没有梗。而且没有我原来的手机。

深沉。这手机里面软件不全然后天天嚷嚷内存不够。
简直想跳楼。

然后……呃。
我的王杰希大概是真不打算要我了,也罢,各得其所。他现在爱喜欢谁喜欢谁,我干脆封皮不用黄少天罢了。
就是少了个给流木夜雨声烦的陪衬。
没什么大不了。对吧。

我和王不留行先生的相处×!

夜雨声烦是大型的猫科动物。

谁都管不住他,拎着冰雨就像猫科动物露了尖牙利爪一样,他稍稍眯起双眸一瞥,并不说话,便能冷淡得谁都不识。

直到他遇了王不留行。

如果把夜雨声烦比作深渊晦暗情绪积郁交织成网的话,那么王不留行就是光,清冷而疏离是外表伪装,他对恋人还是很温和的。

两人唯一的不合适,就是都太理智。

不过后来还是在一起了呀。吵吵嚷嚷的不按套路出牌的妖刀和温润如玉的魔术师。

不说什么了。
……你们看?嗯。
昨天晚上发了个动态之后被抓包了。
想死的心都有了。
超耻。
算是日常……吧。

文笔下降。
得,要死了……。
顺带。我的王不留行先生真好看……q。

胡七八糟的段子。王夜。

王夜。

夜雨声烦是个挺怕冷的家伙。
偏生他体温比常人还要低上那么一些,拜冰雨所赐。但是冬天却怎么也免不了指尖晕上寒凉,身体健康状况瞬间下降几个档次。

在遇着王不留行之前他不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冬天就那几个月,熬过去就熬过去了,然后会是身体逐渐恢复的春天和健康完整的夏天。
他们那的秋天短的可怜。几乎全晕染上残夏的色泽。

遇到王不留行之后冬天王不留行总爱把他抱在怀里。王不留行比他体温高一些,对于他来说,冬天似乎比以前好过许多。
王不留行会在中草堂的草药地里找些温和的药草,用药炉煎出来倒在瓷碗里给他喝,他要是不喝,王不留行就回拿糖或者其他的小东西诱哄他喝下去。

这些小东西可能是晴天娃娃,也可能是铜制铃铛等等,反正王不留行给他的东西没有重样过,而且基本都是他想要的。

不在家里的时间总是空白的,夜雨声烦总会恍神,然后想着想着就又绕去了王不留行,想他的音容笑貌,想他的一举一动。直到那人啼笑皆非的来接他。

夜雨声烦在遇到王不留行之前曾有过酗酒的毛病,他总是将自己锁在屋子里,锁上窗子拉扯上窗帘,拎出酒往桌上一放就开始了。总也不会间断的,除非他直接喝晕过去。

王不留行来了之后就没收他的酒了,无论他跟王不留行说什么,对王不留行撒娇或是如何,王不留行就是不买账。
不过也好,夜雨声烦现在喝酒也不会再喝多了,最多一两杯。他想喝多王不留行就冷冷的看他一眼,然后做自己的事。

他们就这样走过了冬季,或许还有以后的冬季。

之前就收到啦但是一直miu发。
不管怎样先舔舔……。
阿少天真可爱老王真帅……。 @晴明大人的脸由我来守护!
悄悄地圈一下我就跑。耶。

被我自己喂了满口玻璃渣。
哎呦……。
什么夜雨声烦忘了王不留行。
什么仿生机器人夜雨声烦只是王不留行为了留住索克萨尔的工具。
太苦了,也太锋利了。

王夜日常。鱼肉炒饭。

#王夜日常。#
#鱼肉炒饭。#

王不留行最近越来越过分了!

今天早上他做饭,我迷迷糊糊的睡觉,结果他不到半小时就把我晃起来了,然后我吃完早饭抱着猫蜷他怀里跟着出门。

这次去森林里找材料,我又是一路睡过去了,不知道王不留行跟阿夫拉图又闹了什么矛盾。反正等我醒的时候阿夫拉图就已经蜷在我手边睡着了,王不留行不知道跑去哪边了。

我喊了两声,他才闷闷不乐的走过来,半蹲下来看着我。

“你想吃什么。”
我能挑什么?我就那几样食材不吃你还不清楚吗?
我一脸看傻子的眼神瞅着他,他一副无辜的样子,然后拿出一个之前大概是装过食物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空掉的食盒给我。说之前装了鱼肉炒饭但是后来给猫偷吃完了。

顺手指了指阿夫拉图。
嘿我当时就火了。阿夫拉图什么时候吃过熟鱼肉?它还没那么闲。
一般阿夫拉图会跟着我喝牛奶,吃我做的生鱼寿司。但是我从来没看见它吃熟鱼。

王不留行撇撇嘴然后抱起阿夫拉图,指向阿夫拉图的胡须让我看。哦,有一粒米?
但是不可能。我今天早上才喂过它。而且它绝对吃不完那么多。

后来我证明了一下,果然还是王不留行给吃完的。
嘿王不留行,下次你要吃我的午饭你直说好吗,别甩锅给猫。

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很简单。
亲他一下就知道了。

乱七八糟阿乱七八糟。

哦对了各位亲爱的……讲真。
有时候看我不更文。来催,来催。很欢迎。
不然我就一天倦怠过去了。
给点文。当然不只限于王黄。
王黄双花不拆不逆。
哦其他你们随便点我试图吃安利。
zzZ。但是,因为我一般日常体。
所以炖肉的梗……咳。
我能把它写成就差不多了。
你让我写肉……md简直耻……没眼看那种。